首頁(yè) > 正文

從“記者”到“學(xué)者”

2024-06-07 09:58 | 來(lái)源: 新聞戰線(xiàn)
【字號: 打印  
Video PlayerClose

  作者簡(jiǎn)介:孫德宏,文學(xué)博士,現為南開(kāi)大學(xué)新聞與傳播學(xué)院二級教授。曾任工人日報社社長(cháng)、總編輯,第十三屆全國政協(xié)委員,享受?chē)鴦?wù)院政府特殊津貼,系全國宣傳文化系統“四個(gè)一批”人才、全國新聞出版行業(yè)領(lǐng)軍人才。曾多次獲中國新聞獎,其中通訊《尋找時(shí)傳祥》獲中國新聞獎一等獎,并分別被節選、全文選入全國初中、高中語(yǔ)文課本。著(zhù)有《新聞的審美傳播》《凝望——一七幾幾年:曹雪芹康德們的故事》等11部專(zhuān)著(zhù)。

  2022年3月7日,我在全國政協(xié)十三屆五次會(huì )議的“委員通道”上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。記者希望我談?wù)剬π侣勅说钠谕c建議——這個(gè)問(wèn)題令我十分感慨。30多年的新聞工作經(jīng)歷,幾乎就是我職業(yè)生涯的全部。趕巧的是,就在走上“委員通道”的幾天前,我剛剛辦畢全職調往南開(kāi)大學(xué)新聞與傳播學(xué)院做教師的工作手續——也就是說(shuō),此時(shí)的我已經(jīng)不再是一名職業(yè)記者,而是一名專(zhuān)職的新聞傳播學(xué)教師了,或者說(shuō),我開(kāi)始了從“記者”向“學(xué)者”的轉向……

  關(guān)于“記者”:努力采編有思想、有專(zhuān)業(yè)的報道

  從1987年做記者起的30多年里,我撰寫(xiě)消息、通訊、新聞分析、新聞評論、專(zhuān)欄文章、報告文學(xué),以及業(yè)務(wù)研究論文、學(xué)術(shù)著(zhù)作等,大約300萬(wàn)字,一些作品也獲得了獎項……其中,作為記者,主要有兩點(diǎn)體會(huì )。

  做記者,應該努力采寫(xiě)“有思想”的報道。1995年我采寫(xiě)的新聞通訊《尋找時(shí)傳祥》,被評論為“留下了一個(gè)時(shí)代的印記”。這個(gè)報道之所以在20多年后還能夠被人記起,那是因為它確認和弘揚了體現在那些普通勞動(dòng)者身上的“正直、敬業(yè)、奮斗”等優(yōu)秀品質(zhì),是因為它與當時(shí)乃至今天的人們,對精神家園的追求與渴望產(chǎn)生了共鳴……這就是我對這個(gè)報道及其影響的基本認識,也是我期望和建議年輕新聞人多去報道普通勞動(dòng)者的原因?;蛘咭部梢哉J為,雖然當時(shí)(1995年)報道時(shí)傳祥已沒(méi)有什么新的事實(shí),但報道通過(guò)“尋找時(shí)傳祥”提供了一些新的感悟,比如做一個(gè)正直、敬業(yè)、奮斗的人永遠是光榮的;比如對人的精神家園的追求與渴望……正是這些新感悟既構成了“新聞”,也與讀者形成了思想與情感的雙重共鳴,思想就是事實(shí),報道思想也是報道新聞,而且可能是“好新聞”;事件本身是“事實(shí)”,而“事實(shí)”背后的“思想”才是“新聞價(jià)值”之所在——由此可見(jiàn),“思想”對記者而言是何等重要!

  所以,后來(lái)我又進(jìn)一步建議記者要努力提高自身的思想能力,“把求真求實(shí)的科學(xué)精神和求善求美的人文精神,作為自己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和方法論”……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的今天,我更堅定地認為,樹(shù)立這樣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和方法論,并以此作為采寫(xiě)新聞、敘述事實(shí)的出發(fā)點(diǎn)和闡釋立場(chǎng),這是一個(gè)“合格記者”成為“卓越記者”的必由之路。

  后來(lái),聽(tīng)朋友說(shuō),我和其他幾位委員的這場(chǎng)“委員通道”答記者問(wèn),通過(guò)各種傳播渠道,瀏覽量過(guò)億,在后來(lái)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里不少同行和學(xué)生還經(jīng)常與我談起這場(chǎng)答記者問(wèn)……這令我很吃驚,也很感動(dòng)。認真想來(lái),一個(gè)正常采訪(fǎng)何以有如此之大的反響?應該是它與同行有了“價(jià)值認同”的思想共鳴??赡苓@也正是這篇追尋數十年前一位普通勞動(dòng)者的新聞稿獲得中國新聞獎一等獎,并被選入全國初中、高中語(yǔ)文課本和很多大學(xué)新聞學(xué)院教材的原因吧。

  另外,從新聞傳播的專(zhuān)業(yè)角度而言,央視的這一次傳播實(shí)踐對我們新聞人也有很大的啟示:在新媒體時(shí)代,無(wú)論是傳統媒體、新媒體,還是融媒體,做權威的大平臺,多推受眾關(guān)注、價(jià)值大新聞,都是收獲好的傳播效果的根本途徑。

  做記者,報道要“專(zhuān)業(yè)”,要做一個(gè)有“專(zhuān)業(yè)分析力”的記者。我在1993年年初采寫(xiě)的一篇新聞分析——《房地產(chǎn)一級市場(chǎng)亟待整治》,曾引起了較大的社會(huì )反響,后來(lái)還獲得了第四屆中國新聞獎二等獎。當時(shí)全國最大的新聞熱點(diǎn)之一是房地產(chǎn)狂潮。僅以南方某市為例,到處批地、建房子,20年后該地還可見(jiàn)一些爛尾工程。城市規劃面積40平方公里,最后一查,批出60平方公里。我通過(guò)采訪(fǎng)調研得出的結論是:房地產(chǎn)一級市場(chǎng)已經(jīng)過(guò)熱了,需要警惕……

  這個(gè)報道引起一些“動(dòng)靜”:對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來(lái)說(shuō),好不容易自己主管的事項引起了全社會(huì )的關(guān)注,你卻說(shuō)“過(guò)熱”了;對大量開(kāi)發(fā)商來(lái)說(shuō),“過(guò)熱”就得“治理”;對“炒房者”來(lái)說(shuō),可能就是收益的大幅縮水……后來(lái)的事實(shí)證明,這篇報道的分析是扎實(shí)的,結論是正確的。有同行說(shuō),這篇報道“敢說(shuō)”“膽大”“有擔當”。但我覺(jué)得,“敢說(shuō)”“膽大”之類(lèi),未必是記者的優(yōu)秀品質(zhì),做扎扎實(shí)實(shí)的采訪(fǎng)和調研,得出實(shí)事求是的分析和結論,才應該是記者的追求——當然,做到這一點(diǎn),其中最基本的也較難的是,報道者不僅要有較好的新聞傳播專(zhuān)業(yè)的素養,更要有所報道領(lǐng)域的專(zhuān)業(yè)能力。

  討論專(zhuān)業(yè)的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問(wèn)題,并得出直接關(guān)涉甚至可能改變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走向的某種結論,需要對房地產(chǎn)專(zhuān)業(yè)和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形勢的把握,需要對經(jīng)濟學(xué)知識、方法、原理等的長(cháng)期積累……這些顯然都遠遠超出了新聞傳播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的范疇。由此看來(lái),相較其他專(zhuān)業(yè)而言,新聞傳播的“門(mén)檻”可能并不很高,但做一個(gè)優(yōu)秀記者的“門(mén)檻”則是很高的。所以,前輩們苦口婆心的那句“做個(gè)專(zhuān)家型記者”,確是金玉良言。

  “做個(gè)專(zhuān)家型記者”確實(shí)不是什么“新話(huà)”——那些“大記者”“大編輯”幾乎都具有這樣的品質(zhì)。我對所報道領(lǐng)域的專(zhuān)業(yè)基本處在一知半解的層面,更不敢說(shuō)自己是個(gè)“專(zhuān)家型記者”,但我確實(shí)是做了很大努力,研讀了很多報道領(lǐng)域的專(zhuān)業(yè)書(shū),甚至也寫(xiě)了《開(kāi)發(fā)商決策論》之類(lèi)的“學(xué)術(shù)著(zhù)作”……永遠在向優(yōu)秀者學(xué)習,力爭與大專(zhuān)家能平等對話(huà),盡量向“專(zhuān)家型記者”這個(gè)目標靠近——做一個(gè)“有思想”“有專(zhuān)業(yè)”的記者,是一個(gè)很好的目標,也是很高的標尺,值得我們用整個(gè)職業(yè)生涯去追求。

  關(guān)于“研究”:爭取做些對實(shí)務(wù)有切實(shí)幫助的思考

  科學(xué)精神、人文精神與新聞傳播,做“有思想”“有專(zhuān)業(yè)”的記者……這些認識既是我幾十年記者生涯的真實(shí)感受,也是我逐漸明晰并堅定執行的基本價(jià)值和職業(yè)追求。

  在幾十年的職業(yè)記者生涯中,我在撰寫(xiě)了幾百萬(wàn)字的新聞和評論的同時(shí),還結合新聞實(shí)務(wù)做了一些新聞傳播的“學(xué)術(shù)研究”,其中主要是新聞傳播美學(xué)的研究。為此,我寫(xiě)了本《新聞的審美傳播》——這大概是我追求做一個(gè)“有思想”“有專(zhuān)業(yè)”的記者的原初動(dòng)力——為什么諸多重大報道的采編者們花費了巨大精力,但傳播效果并不理想?很多回答是“不感人”“難以引起受眾的心靈共鳴”。為什么會(huì )出現這樣的情況?情感問(wèn)題是美學(xué)的根本問(wèn)題。新聞傳播與“美”“審美”有無(wú)必然關(guān)系?它們是什么關(guān)系?新聞傳播美學(xué)的核心價(jià)值、獨特品質(zhì)、審美構成、實(shí)現方式、文本與修辭等等,應該是什么樣的?

本文作者在南開(kāi)大學(xué)講課。

  我理解的新聞美學(xué),主要是關(guān)于新聞內容、報道傾向、闡釋立場(chǎng)等新聞價(jià)值方面的討論。具體講,新聞審美傳播在傳遞信息的同時(shí),其根本目的在于推動(dòng)社會(huì )的文明進(jìn)步和人的全面發(fā)展,它以審美的眼光發(fā)現和捕捉新聞素材,以人文關(guān)懷作為素材展開(kāi)闡釋立場(chǎng),以尊重受眾的審美訴求作為新聞傳播的落腳點(diǎn),其實(shí)現方式是傳遞有審美價(jià)值的信息和思想……理論如此,新聞史上的名篇也大多如此。

  在我看來(lái),新聞必須實(shí)現審美傳播——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,無(wú)論是傳統媒體、新媒體還是融媒體,它們提供給社會(huì )的新聞及其思想,作為人類(lèi)精神產(chǎn)品的一部分,其根本目的都是一樣的,即新聞傳播的目標是:促進(jìn)社會(huì )的文明進(jìn)步和人的全面發(fā)展。在這一點(diǎn)上,新聞傳播與其他一切人文社會(huì )學(xué)科,比如文史哲、經(jīng)濟學(xué)、法學(xué)等等完全一樣,都是要全力追求“促進(jìn)社會(huì )的文明進(jìn)步和人的全面發(fā)展”這個(gè)目標,只不過(guò)各自實(shí)現這一目標的方式、手段不同而已。所以我的結論是,優(yōu)秀的新聞作品一定是美的——美是人的終極理想,所謂“新聞的審美傳播”,就是我們的報道要盡可能多地關(guān)注人的生命狀態(tài),尤其是要更多地關(guān)注那些“普通人”的幸福和痛苦,既關(guān)注他們的物質(zhì)需求,也關(guān)注他們的精神需求——人文關(guān)切就是審美關(guān)切,審美關(guān)切就是人文關(guān)切,人文關(guān)懷是新聞傳播的核心價(jià)值。

  關(guān)于新聞美學(xué),也有些學(xué)者在研究,但其中不少是“文章學(xué)+美”的套路,比如在標題、導語(yǔ)、結尾等處加個(gè)“美”字。這樣,新聞美學(xué)基本上是一種采寫(xiě)“技術(shù)”了。我理解的新聞美學(xué),既是新聞傳播的手段、方法、技藝,更是新聞傳播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、方法論;既是新聞采寫(xiě)的出發(fā)點(diǎn),也是新聞采寫(xiě)的立場(chǎng)。在我看來(lái),新聞工作者與哲學(xué)家、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、作家等的工作,在根本目的上完全一致,只是實(shí)現方式不同,當然也就沒(méi)有什么高下之分。優(yōu)秀的記者一定是思想者——這也是今天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媒體融合仍然十分強調“內容為王”的重要學(xué)理依據。

  把這樣的理念落實(shí)到具體的新聞傳播實(shí)務(wù)中去,就要求傳播主體,也就是記者、編輯們以真誠、平等、客觀(guān)的心態(tài),全身心地理解和尊重采訪(fǎng)對象——無(wú)論是普通勞動(dòng)者,還是社會(huì )聲望較高的科學(xué)家、企業(yè)家、藝術(shù)家們,大家都是通過(guò)自己的勞動(dòng)和創(chuàng )造來(lái)貢獻社會(huì )、豐富自我,都同樣“擁有自己的自豪和尊嚴”。所以,他們每個(gè)人的故事“都可以成為新聞熱點(diǎn)”“都閃爍著(zhù)生命的光芒”,他們正直、敬業(yè)、奮斗,一直在塑造并將繼續塑造著(zhù)這個(gè)偉大時(shí)代和偉大人民的優(yōu)秀品質(zhì),他們是時(shí)代的建設者、創(chuàng )造者、貢獻者,他們就是“國之大者”。

  同時(shí),也應該看到,報道他們其實(shí)也是報道我們自己——原本就是普通勞動(dòng)者中的新聞人,“我們也應該與他們一樣正直、敬業(yè)、奮斗”,進(jìn)而“貢獻社會(huì ),豐富自我”……具體而言,新聞人必須以求真求實(shí)的科學(xué)精神和求善求美的人文精神作為自己的職業(yè)價(jià)值觀(guān)和方法論,努力提高自身的新聞價(jià)值判斷能力,按新聞傳播規律辦事,在俯拾皆是的新聞事件中捕捉、挖掘、報道那些有利于“社會(huì )的文明進(jìn)步和人的全面發(fā)展”的東西……

  把這樣的理念落實(shí)到具體的新聞傳播實(shí)務(wù)中去,大概有兩條原則:一是按新聞規律辦事,否則我們的勞動(dòng)就不是新聞傳播;二是提供盡可能“大”的、有價(jià)值的新聞,新聞要有較大價(jià)值,得讓人愿意看,能感動(dòng)人,而且這種“愿意看”“感動(dòng)人”必須是在客觀(guān)、自然而然的情況下實(shí)現的,否則我們的勞動(dòng)價(jià)值就有限。

  以這樣的邏輯來(lái)理解我們的追求,可能就順暢多了:在萬(wàn)物互聯(lián)的當下,人們缺少的不是信息,而是真正有價(jià)值的信息;媒體融合不僅是內容采集、呈現方式、傳播手段等“技術(shù)”的進(jìn)步與融合,更是在更高層次上對“按新聞規律辦事”“提供更有價(jià)值的內容”“促進(jìn)社會(huì )文明進(jìn)步和人的全面發(fā)展”等理念的再次確認和升華。

  關(guān)于“學(xué)者”:期待教學(xué)科研對學(xué)子們有些意義

  現在,作為一名大學(xué)教師,教學(xué)和學(xué)術(shù)研究是我的本職工作。兩年多來(lái),我不斷向學(xué)界的同事們學(xué)習,實(shí)現從“記者”向“學(xué)者”的轉變,努力用“學(xué)術(shù)”思維來(lái)思考和表達我對新聞傳播現象及其理論問(wèn)題的看法。百年南開(kāi)有極好的人文傳統和學(xué)術(shù)積累,新聞傳播學(xué)院里很多同事都學(xué)有所長(cháng)、成果累累,年輕同事們那種把理工科的最新技術(shù)、方法極其熟練地應用到新聞傳播研究中的能力,都令我十分佩服和羨慕……在這里,我又學(xué)到了很多東西。

  就“研究”而言,無(wú)論學(xué)界、業(yè)界,盡管各有各自的專(zhuān)業(yè)、規矩、追求,但有一點(diǎn)是相同的,這就是大家的“研究對象”都是“新聞傳播實(shí)踐”。缺乏實(shí)踐支撐的學(xué)術(shù)研究是無(wú)源之水,缺乏理論指導的實(shí)踐是無(wú)頭之蠅。毋庸置疑,新聞傳播是門(mén)科學(xué),是有其專(zhuān)門(mén)規律的,學(xué)界、業(yè)界的共同目標是通過(guò)各自不同方式的勞動(dòng),“找出”并遵循這個(gè)“規律”來(lái)減少社會(huì )交往溝通成本,提高報道質(zhì)量和傳播效果——由此,學(xué)術(shù)研究才能生產(chǎn)更多“新知識”,業(yè)界實(shí)踐才能生產(chǎn)更多“好報道”。學(xué)界、業(yè)界的研究與實(shí)踐都應該既把新聞傳播已有的、未來(lái)的技術(shù)、規矩、手藝弄清楚、講明白,也把作為精神產(chǎn)品的新聞傳播的“精神”“思想”弄清楚、講明白。

  在南開(kāi)新聞與傳播學(xué)院,我主要開(kāi)了兩門(mén)課:《新聞傳播美學(xué)》《文化經(jīng)典國際傳播研究》。關(guān)于新聞傳播美學(xué),前面已經(jīng)說(shuō)了一些。關(guān)于“文化國際傳播”,我的思路是:國際傳播研究與實(shí)踐,應以“促進(jìn)文明交流互鑒”為目標,用“交流、互鑒”范式代替“比較、沖突”范式;從“價(jià)值認同”出發(fā),以全人類(lèi)共同價(jià)值為基本遵循,通過(guò)對《紅樓夢(mèng)》、中國當代文學(xué)的海外傳播與接受,以及俄羅斯文學(xué)、德國古典哲學(xué)在我國傳播與接受的特點(diǎn)及其演變的深入研究,明確提出并闡釋文明交流互鑒的文化國際傳播的實(shí)現路徑是“審美傳播”;通過(guò)對當下我國文化“走出去”“走進(jìn)去”實(shí)踐的梳理和研究,明確提出相關(guān)運營(yíng)實(shí)踐應按國際市場(chǎng)規律辦事,在“自主傳播”的同時(shí)更多完善“他者傳播”等對策建議……這里的重點(diǎn)有三個(gè):一是“價(jià)值認同”,沒(méi)有價(jià)值認同的“傳播”就難有“接受”;二是“審美傳播”,只有傳受兩大主體形成情感共鳴,才有好的傳播效果;三是“學(xué)術(shù)”要服務(wù)“實(shí)踐”,既要把實(shí)踐經(jīng)驗上升到“規律”,也應使這“規律”能切實(shí)服務(wù)實(shí)踐。

  另外,我也隨時(shí)關(guān)注著(zhù)當下新聞傳播實(shí)踐中的一些新的現象及其相關(guān)的理論問(wèn)題,比如“暖新聞”“卓越新聞人”“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”與媒體深度融合等等……上述思考的結果,斷斷續續在《出版發(fā)行研究》《讀書(shū)》《新聞戰線(xiàn)》《中國記者》等報刊發(fā)了七八篇學(xué)術(shù)文章,有的也被《新華文摘》轉載……

  檢視我的職業(yè)生涯,作為“記者”,雖很努力但仍有不少遺憾;作為“學(xué)者”,仍將努力但差距依然較大,甚至可能也算不上學(xué)界想象中的“學(xué)者”——我更清楚的是,做“有思想的學(xué)術(shù)”或“有學(xué)術(shù)的思想”,是一個(gè)極高的目標,但“雖不能至,心向往之”。

  我期待,在新聞傳播教育的崗位上,把這些體會(huì )與青年學(xué)子——未來(lái)的新聞人們做些交流,并期待他們在學(xué)習、掌握新聞傳播基本手藝和基本規律的同時(shí),使得上述這些認識和體會(huì )成為大家認同的職業(yè)追求,進(jìn)而為“促進(jìn)社會(huì )的文明進(jìn)步和人的全面發(fā)展”作出應有貢獻。

責任編輯: 楊涵
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240413107775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