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> 正文

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要把握的幾個(gè)關(guān)系

2024-05-10 11:24 | 來(lái)源: 學(xué)習時(shí)報
【字號: 打印  
Video PlayerClose

  文明是和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緊密聯(lián)系在一起的,特定的社會(huì )發(fā)展形成了特定的文明。從歷史上看,現代文明就是和現代社會(huì )發(fā)展或現代化相生相隨的?,F代化的發(fā)展過(guò)程,同時(shí)也是現代文明興起和演進(jìn)的過(guò)程。

  這兩個(gè)過(guò)程是內在結合在一起的?,F代化作為一種世界大潮,是伴隨現代文明的興起而逐漸形成、發(fā)展起來(lái)的,是現代文明的集中體現,現代化的各個(gè)方面及其發(fā)展,都內含著(zhù)現代文明,是現代文明的具體展現。而現代文明之所以能夠興起與發(fā)展,又是近代以來(lái)出現的現代化引發(fā)和推動(dòng)的?,F代文明所確立的各種思想觀(guān)念、價(jià)值文化,并不是純粹觀(guān)念自身發(fā)展的產(chǎn)物,而是由現代化的客觀(guān)要求和具體運作所決定的?,F代文明是現代化發(fā)展的產(chǎn)物?,F代文明與現代化就是這樣相互交織、融為一體,在互動(dòng)中發(fā)展的。研究現代文明,自然需要立足現代化、關(guān)注現代化。

  今天研究和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,同樣離不開(kāi)中國式現代化。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提出,就是中國式現代化發(fā)展的內在要求和必然邏輯。推進(jìn)中國式現代化,推動(dòng)中華民族偉大復興,必須有堅實(shí)的文明支撐。尤其是伴隨著(zhù)現代化的深入發(fā)展,文化與文明的問(wèn)題更加突出。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,就是要為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、全面推進(jìn)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思想保證、強大精神力量、有利文化條件。而中國式現代化又為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提供了深厚現實(shí)土壤和巨大推動(dòng)力量,使中華文明真正煥發(fā)出生機活力。這樣的雙向互動(dòng),確實(shí)使“中國式現代化賦予中華文明以現代力量,中華文明賦予中國式現代化以深厚底蘊”。

  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,需要多方面的共同努力,但關(guān)鍵是實(shí)現“兩個(gè)結合”。從史實(shí)來(lái)看,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建設的歷程大致是從五四新文化運動(dòng)開(kāi)啟的。正是在艱難的摸索過(guò)程中,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(shí)際、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相結合,深刻改變了中國的落后面貌,開(kāi)創(chuàng )出了中華民族現代文明?,F在要在新的歷史起點(diǎn)上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,同樣必須結合新的實(shí)際,繼續深入推進(jìn)“兩個(gè)結合”,尤其是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。之所以要突出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,不是說(shuō)第一個(gè)結合中的“中國具體實(shí)際”不包含文化因素,而是重在強調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有其獨特的內涵與意義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,是我們黨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(shí)代化歷史經(jīng)驗的深刻總結,是對中華文明發(fā)展規律的深刻把握,表明我們黨對中國道路、理論、制度的認識達到了新高度。由于今天中國的具體實(shí)際發(fā)生了深刻變化,現代化的發(fā)展日益突出文化與文明問(wèn)題,因而要加強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建設,客觀(guān)上要求加強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。因此,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的提出,有其特定的歷史語(yǔ)境,它是針對今天中國發(fā)展的現實(shí),將其作為重要目標任務(wù)凸顯出來(lái),并將其主題化的。

  對于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、實(shí)現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作過(guò)很多深刻論述。從其所論述的方法論來(lái)看,重要的是正確把握好這樣幾個(gè)關(guān)系問(wèn)題。

  “激活”與“充實(shí)”的關(guān)系

  中華5000多年的文明寶庫,內蘊著(zhù)深厚的寶貴資源和優(yōu)秀因子,這是中華民族的重要財富。但是,這些資源和因子因其時(shí)代和環(huán)境的間隔,不會(huì )自然而然地成為現代文明因素。這就客觀(guān)上需要用馬克思主義來(lái)“激活”,使其不再僅僅成為考古和文獻研究的對象,而是使其煥發(fā)出新的生機活力,并賦予新的時(shí)代內涵。這樣的“激活”,不僅使馬克思主義與這些資源和因子能夠有效對接,而且可以將這些資源和因子拉回到現實(shí)生活,使其成為現代文明的重要因素?!凹せ睢币馕吨?zhù)開(kāi)掘,這就是要對相關(guān)資源、因子進(jìn)行深入研究、辨析,將其文化精華加以提煉、概括,以形成新的研究成果。新的文化成果一旦形成,便可“注入”馬克思主義,其結果是“充實(shí)”馬克思主義。因為這樣的“注入”,使馬克思主義的思想精髓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精華得到更為有效貫通,使馬克思主義獲得了豐厚的中華智慧滋養,從而聚變?yōu)樾碌睦碚搩?yōu)勢,增強了巨大理論力量。事實(shí)上,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也不是固定不變的,隨著(zhù)實(shí)踐的發(fā)展和新的認識成果的形成,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內容也會(huì )不斷調整、完善,最后不斷得到“充實(shí)”。當然,“激活”后的成果,同時(shí)對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也是一種充實(shí),因為經(jīng)由馬克思主義的“激活”與“注入”,已經(jīng)賦予原有資源與因子以新的內容,因而是一種新的充實(shí)與發(fā)展。

  “激活”的方式,重要的是突出問(wèn)題。這就要緊扣時(shí)代主題,聚焦現實(shí)問(wèn)題,用現實(shí)問(wèn)題及其解答“激活”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的思想資源與優(yōu)秀因子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“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文化根脈,其蘊含的思想觀(guān)念、人文精神、道德規范,不僅是我們中國人思想和精神的內核,對解決人類(lèi)問(wèn)題也有重要價(jià)值”。在實(shí)際研究過(guò)程中,對于一些重要現實(shí)問(wèn)題,看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是怎么看待、解決的,有哪些是值得我們堅持和維護的,又有哪些是必須防范和避免的,由此給現代化發(fā)展提供重要的理論參考和智慧啟迪。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就是在回應各種現實(shí)問(wèn)題中彰顯其價(jià)值的。馬克思主義與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也恰恰是在回應、解決各種現實(shí)問(wèn)題中實(shí)現有機結合的。

  “契合”與“結合”的關(guān)系

  “結合”的前提是彼此契合,相互契合才能有機結合。馬克思主義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雖然來(lái)源不同、所處的時(shí)代不同,但彼此又存在著(zhù)高度的契合性。正是這種契合性,包含著(zhù)結合的可能性。但是,從彼此契合到有機結合,必須經(jīng)過(guò)一個(gè)中介環(huán)節,即創(chuàng )造性轉化、創(chuàng )新性發(fā)展。在傳統文明中,確實(shí)存在著(zhù)許多與現代文明相近的話(huà)語(yǔ)、箴言、觀(guān)念等,但在其具體內容和精神實(shí)質(zhì)上又不能等量齊觀(guān)。如古代的民本思想論述很多、資源頗豐,先秦時(shí)期就有“民惟邦本,本固邦寧”“民以君為心,君以民為體”“君者,舟也;庶人者,水也。水則載舟,水則覆舟”“民貴君輕”等之說(shuō),唐太宗李世民也總結出“為君之道,必須先存百姓”等。應當承認,這些觀(guān)點(diǎn)明確顯示了對民的關(guān)注,體現了對民的尊重,具有愛(ài)民、親民的道德情懷,因而有其重要的人文價(jià)值。但是,嚴格說(shuō)來(lái),這些觀(guān)點(diǎn)真正關(guān)注的重點(diǎn)是“舟”而不是“水”,是君而不是民。這與我們今天講的“江山就是人民、人民就是江山”有質(zhì)的區別。因此,需要對這些觀(guān)點(diǎn)加以辨別,加以創(chuàng )造性轉化、創(chuàng )新性發(fā)展,使其民本思想真正變?yōu)橐匀嗣駷橹行牡陌l(fā)展思想,變?yōu)橹腥A民族現代文明的積極因素,從而使契合變?yōu)檎嬲慕Y合。

  對于創(chuàng )造性轉化和創(chuàng )新性發(fā)展,應當予以合理的理解和把握。創(chuàng )造性轉化,主要是實(shí)現中華文化的現代轉換。實(shí)現現代轉換,重要的是使傳統文化面向現代、面向世界?,F代文化本質(zhì)上是開(kāi)放性的、具有世界文明性質(zhì)的文化,文化的現代性與世界性是內在一致的?,F代文化是在保持原有文化特質(zhì)的基礎上,使文化傳統與時(shí)代發(fā)展相銜接,并充分吸收世界文明成果加以改造和整合而形成的一種新的文化。這樣,文化的縱向轉換是以橫向轉換為中介的。創(chuàng )新性發(fā)展,就是要正確處理好文化的傳承與創(chuàng )新的關(guān)系。文化建設與發(fā)展,無(wú)疑離不開(kāi)文化的傳承,但任何文化傳承都不會(huì )是對原有文化的簡(jiǎn)單延續或回復,而是包含對原有文化的創(chuàng )新。只有創(chuàng )新,才能使原有文化得到更好傳承與發(fā)展。

  “結合”不是“拼盤(pán)”,不是簡(jiǎn)單的“物理反應”,而是深刻的“化學(xué)反應”?!盎瘜W(xué)反應”意味著(zhù),結合實(shí)質(zhì)上是融合。在這樣的融合中,馬克思主義與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很難劃出嚴格的界限,而是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所形成的中國化時(shí)代化的馬克思主義不僅屬于馬克思主義,而且屬于中華文化。融合的結果,便是形成一個(gè)新的文化生命體。在這樣的文化生命體中,馬克思主義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互相成就,馬克思主義成為中國的,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成為現代的。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正是以這樣一種新的文化生命體作為精神支撐的,而這種新的文化生命體也正是中國式現代化的文化形態(tài)。

  “根”與“魂”的關(guān)系

  在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(shí)代化過(guò)程中,馬克思主義是魂脈,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是根脈。堅守好這個(gè)魂和根,是實(shí)現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、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基礎和前提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“理論創(chuàng )新必須講新話(huà),但不能丟了老祖宗,數典忘祖就等于割斷了魂脈和根脈,最終會(huì )犯失去魂脈和根脈的顛覆性錯誤?!被昝}和根脈是內在相通的。之所以相通,重要的一點(diǎn),就在于馬克思主義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在其理論特點(diǎn)上是相通的,都是關(guān)于人的學(xué)說(shuō)。馬克思主義研究的內容非常豐富,論域也非常廣泛,但主題就是一個(gè):實(shí)現無(wú)產(chǎn)階級和全人類(lèi)解放。建立一個(gè)沒(méi)有壓迫、沒(méi)有剝削、人人平等、人人自由的理想社會(huì ),實(shí)現人的自由全面發(fā)展,是馬克思主義的理想追求和最高價(jià)值目標,因而馬克思主義是關(guān)于人的解放的理論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“馬克思主義博大精深,歸根到底就是一句話(huà),為人類(lèi)求解放?!敝腥A優(yōu)秀傳統文化也主要是突出人的問(wèn)題,重點(diǎn)從倫理、道德維度關(guān)注人與自然、人與社會(huì )、人與自身的和諧發(fā)展,其中蘊含的天下為公、天下大同,民為邦本、為政以德,九州共貫、多元一體,修齊治平、興亡有責,厚德載物、明德弘道,富民厚生、義利兼顧,天人合一、萬(wàn)物并育,實(shí)事求是、知行合一的哲學(xué)思想,執兩用中、守中致和,講信修睦、親仁善鄰等思想觀(guān)念和價(jià)值理念,早已融入中華民族的血脈,成為中華文明的內在價(jià)值追求。由于馬克思主義與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有這樣的共同特點(diǎn),所以能夠彼此相通。比如,天下為公、天下大同的社會(huì )理想與共產(chǎn)主義的信念追求相通,民為邦本、為政以德的治理思想與人民至上的價(jià)值取向相融,革故鼎新、自強不息的擔當與共產(chǎn)黨人的革命精神相合。另外,在看待人的方法上,二者也有共同性。馬克思主義從社會(huì )關(guān)系的角度把握人的本質(zhì),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也把人安放在家國天下之中,都反對把人看作孤立的個(gè)人。這些相通之處,就是馬克思主義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結合、貫通的通道。

  正由于魂脈與根脈內在相通,所以經(jīng)過(guò)貫通,可以“一脈相通”?!耙幻}相通”就意味著(zhù)兩種脈不是各自孤立地跳動(dòng),而是道通為一、融為一體。其結果就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(shí)代化。因此,在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中,必須“把馬克思主義思想精髓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精華貫通起來(lái)、同人民群眾日用而不覺(jué)的共同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融通起來(lái)”。這是“結合”的必然要求。

  “根”與“魂”貫通于“體”。這個(gè)體就是中華民族現代文明。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,既不能丟棄了魂,也不能失去了根。丟棄了魂,就無(wú)方向引領(lǐng);失去了根,就無(wú)土壤根基。加強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建設,必須鑄好魂、培好根。

 ?。ㄗ髡?豐子義 北京大學(xué)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研究員、博雅講席教授)

責任編輯: 葛燕燕
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2414131077419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