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> 正文

《群眾》周刊與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抗戰動(dòng)員

2024-04-24 14:52 | 來(lái)源: 光明日報
【字號: 打印  
Video PlayerClose

  《群眾》周刊是抗戰時(shí)期中國共產(chǎn)黨在國統區公開(kāi)出版的政治理論刊物,于1937年12月11日創(chuàng )刊于武漢,次年10月轉移至重慶繼續出版,到抗日戰爭勝利時(shí)共出版170余期??谷諔馉幖仁且粓?chǎng)軍事實(shí)力和經(jīng)濟實(shí)力的較量,更是一場(chǎng)精神和意志的較量,只有通過(guò)卓有成效的動(dòng)員,才能把廣大人民組織起來(lái),造成“彌補武器等等缺陷的補救條件”與“克服一切戰爭困難的前提”,形成“陷敵于滅頂之災的汪洋大?!保珴蓶|同志語(yǔ))?!度罕姟分芸选白跃任M觥弊鳛檗k刊宗旨,通過(guò)揭露日寇野蠻暴行、痛斥妥協(xié)投降行徑、謳歌抗戰英勇事跡等方式,鼓舞士氣、堅定意志,為動(dòng)員各階層民眾團結抗戰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。

  揭露日寇野蠻暴行

  喚醒抗戰意識

  抗戰爆發(fā)后,日本侵略者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(shū),通過(guò)讓民眾了解日本帝國主義的野蠻暴行,能夠充分喚起民族意識,進(jìn)而激發(fā)強大的抗戰意志?!度罕姟分芸瘓猿职选皯斣谝磺形淖值?,或者是口頭的宣傳上,揭露日寇一切殘暴獸行,激發(fā)每一個(gè)中國人對日寇的民族仇怨”作為重要內容,激勵各階層民眾起來(lái)反抗。1938年1月8日,周刊發(fā)表通訊文章《陷落后的天津日租界》,反映了日本殖民統治下中國人的凄慘處境。在天津日租界,日本人的軍用汽車(chē)、機器腳踏車(chē),“在街上橫沖直撞,壓死了人,還要罵你走路不小心”。同年2月12日,任弼時(shí)同志在周刊發(fā)表《山西抗戰的回憶》一文,抨擊日寇的野蠻行徑,日寇每到一個(gè)城鎮,“多將未逃走的居民殺去半數以上,對政府職員和抗日領(lǐng)袖分子,則用火燒和活埋的方法處死,兩三歲的小孩子亦為其俎上之肉,房屋大部被其焚去,青年婦女幾無(wú)不被其輪奸”。3月19日,周刊發(fā)表《一個(gè)陷落的村莊》,描述了一個(gè)被日寇洗劫后的村莊慘況:“敵軍所到之處,鮮血滿(mǎn)地,空氣里的血腥味聞起來(lái)讓人頭暈目眩。放眼望去,遍地狼藉……往日熱鬧鮮活的村莊一夜之間變成了一座死人城?!?939年5月15日,發(fā)表時(shí)評《有組織的反對日寇獸行》,控訴日軍轟炸重慶后一片狼藉的景象,“繁華的商業(yè)區域,重要的文化機關(guān),貧民集中的住處,外國駐華的領(lǐng)事館,均遭受日寇的殘暴的轟炸,頓使重慶許多地方變成瓦礫之場(chǎng),許多和平居民蒙受死傷流離之慘”。1942年12月30日,周刊發(fā)表的《敵軍在淪陷區的經(jīng)濟掠奪》,剖析了日本對我國的殘酷經(jīng)濟掠奪,“對于被占領(lǐng)區的農村,敵寇一向是盡量的大刮地皮。華北農民所負擔的租稅,每達一百二十種之巨,新樂(lè )某個(gè)鄉村全村有二百一十戶(hù),而平均每天對敵繳款之數,竟達二百九十七元六角”,對中國百姓的壓榨可謂敲骨吸髓。1944年2月25日,周刊以來(lái)信方式介紹曾被譽(yù)為“小廣州”的梅縣在被日軍占領(lǐng)后,民眾的悲苦慘狀,“從惠州到梅縣沿途因饑餓而死的,據估計達三四萬(wàn)人”,以至于“每天清晨一隊隊的婦女和兒童成長(cháng)蛇形的隊伍,掘草根,剝樹(shù)皮,紛紛充饑”。

  《群眾》周刊從不同層面揭露日本侵略給中國人民造成的無(wú)盡災難,既有物質(zhì)的,也有精神的,既有身體的,也有心理的。這使不同階層的民眾認識到,如果不抗戰,只能當亡國奴,過(guò)著(zhù)生不如死的生活,沒(méi)有任何尊嚴可言,從而喚醒人們的反抗意識,讓更多愛(ài)國民眾投身抵抗侵略的洪流。

  抨擊妥協(xié)投降行徑

  激發(fā)抗戰士氣

  日寇在野蠻侵略掠奪中國的同時(shí),還采取“以華制華”扶植漢奸傀儡政權的卑鄙殖民策略。一些奴顏婢膝的賣(mài)國分子淪為其幫兇和代言人,不僅到處散播不利于抗戰的錯誤言論,還對百姓極盡欺壓之能事?!度罕姟分芸瘜h奸的丑惡行徑進(jìn)行了淋漓盡致的抨擊與揭露。1937年12月11日,周刊創(chuàng )刊號發(fā)表社論《由失敗到勝利的樞紐——肅清民族失敗主義》,指出由于戰場(chǎng)失利,一些親日分子大為活躍,到處散播悲觀(guān)失望的情緒,企圖使政府接受日寇的條件,受此影響,“沒(méi)有教育沒(méi)有組織的后方民眾們被恐怖的氣息包圍著(zhù),終日惶惶不知所措”。文章強調,這種“形勢是很?chē)乐氐摹?,“這是目前最大的危險”??箲鹣喑蛛A段到來(lái)后,發(fā)生了汪精衛叛逃事件。1939年1月10日,《周刊》發(fā)表社論《民族敗類(lèi)汪逆精衛》,痛斥汪精衛“喪心病狂,認賊作父,甘心出賣(mài)民族,屈膝求和”,“忘了我先祖遺留給我們的偉大文化,光榮歷史,忘記了我前線(xiàn)將士的血和肉所鑄成的抗戰足跡,背叛祖國……是全民族,全世界愛(ài)好和平人士的敵人,這種敗類(lèi)是死有余辜的”。1940年4月10日,針對汪精衛在南京成立汪偽政權明目張膽賣(mài)國的行徑,周刊又一次發(fā)表社論《粉碎汪逆傀儡政權!》一針見(jiàn)血地指明其主要工作“必定是替敵人作警犬,鞏固敵人的侵占地,協(xié)助敵軍‘掃蕩’我抗日根據地”,“屠殺被占區的愛(ài)國分子;進(jìn)行種種欺騙,以麻醉淪陷區中人民的民族意識”。1943年12月16日,周刊刊發(fā)《嚴懲叛將,粉碎偽軍》,指出孫良誠等偽軍,在日寇支持下進(jìn)攻冀魯豫邊區、山東抗日根據地,再一次說(shuō)明了“敵寇的毒辣,漢奸的無(wú)恥”,呼吁根據地民眾公布偽軍將領(lǐng)的姓名,搜集其叛國證據,“使他們的罪行暴露無(wú)遺”,人人得而誅之。

  全民族抗戰爆發(fā)后,毛澤東同志指出,實(shí)行堅決抗戰的方針,中華民族“一定得一個(gè)驅逐日本帝國主義、實(shí)現中國自由解放的前途”,如果妥協(xié)投降,“就一定得一個(gè)日本帝國主義占領(lǐng)中國、中國人民都做牛馬奴隸的前途”?!度罕姟分芸呀衣杜袧h奸賣(mài)國行徑作為抗戰動(dòng)員的重要內容,使廣大民眾認清了妥協(xié)投降的嚴重后果,對于形成強大的輿論震懾、提高抗戰士氣具有重要作用。

  謳歌英勇抗戰事跡

  提升必勝信念

  盡管抗日戰爭是一場(chǎng)敵強我弱、實(shí)力懸殊的戰爭,但由于中國軍民不畏犧牲,奮勇殺敵,特別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及其領(lǐng)導下的抗日軍民,用熱血和犧牲譜寫(xiě)了一曲曲氣吞山河的抗戰史詩(shī)。對于這些可歌可泣的事跡,《群眾》周刊從不同角度進(jìn)行了贊頌。1938年1月25日,周刊發(fā)表短評文章《追悼陣亡將士》,指出,“前線(xiàn)將士抗戰的英勇和犧牲的壯烈,真是感天地而泣鬼神”,全國人民要“踏著(zhù)先烈的血跡,沉著(zhù)地勇猛地前進(jìn)”。2月12日,朱德同志發(fā)表《八路軍半年來(lái)抗戰的經(jīng)驗與教訓》一文,詳細列舉了八路軍在平型關(guān)、忻口、娘子關(guān)等戰役中奮勇殺敵的英雄事跡。如在忻口會(huì )戰中,敵人的兵站及醫院,“不斷受我襲擊,前送后送之人馬、車(chē)輛、材料多被我殺傷破壞,甚至完全斷絕”,以至于“敵不得不用飛機接濟彈藥、糧秣”。5月7日,周刊發(fā)表《我空軍再獲大捷》的短評文章,興奮地宣布中國空軍在武漢“二一八”空戰中,擊毀敵機21架,迫使其余15架狼狽逃竄,取得 “抗戰以來(lái)空戰史上最光榮的業(yè)績(jì)”,對于中國空軍戰士這種奮戰到底的精神,“我們中國人民都應向他們表示十二萬(wàn)分的熱忱和敬意”!抗戰相持階段到來(lái)后,黨領(lǐng)導的敵后根據地涌現了大量悲壯的抗戰事跡?!度罕姟分芸瘜Υ诉M(jìn)行了廣泛宣傳和熱情謳歌。1939年6月4日,周刊刊發(fā)《晉察冀區展開(kāi)血戰》一文,指出自晉察冀邊區成立后,敵人已先后進(jìn)行4次較大規模的圍攻,但都以失敗告終,“敵軍被牽制在此區域的有五萬(wàn)多人。平均我每游擊隊一小隊每天可擊斃十個(gè)敵軍。這種抗日根據地已經(jīng)成了變敵人后方為我之前線(xiàn)的光輝模范”。僅五月八路軍就與敵作戰30余次,“將由五臺東冶豆村東犯,大營(yíng)沙河南北,易定二縣西犯之敵,各個(gè)擊破。臺懷鎮北及大龍華之役,斬獲尤多,計斃敵千余人,俘獲九三式山炮三門(mén),迫擊炮一門(mén),輕重機關(guān)槍四十余挺,步槍三百余支,戰馬百匹,汽車(chē)三輛及重要文件甚多?!庇脭底质姑癖娬媲懈惺艿街袊箲鹩绕涫菙澈髴饒?chǎng)取得的巨大成績(jì)。百團大戰是抗戰中期共產(chǎn)黨發(fā)動(dòng)的一次大規模的對日作戰行動(dòng)。1940年10月30日彭德懷同志的《“百團大戰”之意義》、11月25日朱德同志的《擴張百團大戰的偉大勝利》和左權同志的《論百團大戰的偉大勝利》等文,高度贊揚各部隊“顯示了我們的傳統的民族英雄氣概”,“這個(gè)無(wú)比的英勇精神,將在我全體將士中發(fā)榮滋長(cháng)起來(lái)”。1944年1月25日,周刊發(fā)表時(shí)論《敵后人民英雄》,熱情歌頌了敵后抗日根據地人民的英勇抗戰行為,“他們在那樣困難萬(wàn)分的物質(zhì)條件下,完全得不到一點(diǎn)救濟,卻能夠發(fā)揮創(chuàng )造的天才,運用陳舊落后的武器”,“對擁有近代化裝備武裝到了牙齒的日寇,他們是這樣的斗爭著(zhù),無(wú)情的予以消滅”,“他們已經(jīng)組織和武裝起來(lái)了,如果他們能夠得到現代的武器,一定是更能發(fā)揮力量”。

  《群眾》周刊及時(shí)反映中國抗戰尤其是我們黨領(lǐng)導下取得的抗戰勝利消息,熱情歌頌中國軍民英勇作戰、誓死衛國的光輝壯舉,強烈表達了對抗戰英雄的敬佩之情,為凝聚各階層民眾同仇敵愾、團結抗戰營(yíng)造了強大的輿論氛圍,有助于激勵中華兒女堅定必勝信念與信心,為取得抗戰最終勝利而不懈奮戰。

 ?。ㄗ髡撸和貘P青,系山東省委黨?!采綎|行政學(xué)院〕文史教研部教授、山東省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;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點(diǎn)項目“中國共產(chǎn)黨抗戰動(dòng)員話(huà)語(yǔ)建構及經(jīng)驗研究”的階段性成果)

責任編輯: 陳燕
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10772432